-

“他們讓我不要聲張,不要反抗,可是......我明明是受害者。”

“後來,你自己拿刀捅向了自己。”

葉禧聲線發顫,滿眼都是疼惜。

“傻姑娘。”

“我差點死在手術檯上,從此之後也不能生育了,可是依然冇有改變他們的想法。”

丁淼恨得攥緊了床單,眼淚悄無聲息地從眼角滑落。

“程少安說他愛我,可我隻希望他能去死。”

“你給我的證據,已經足以讓他進監獄了。”葉禧堅定地說,“我和封瑾昀會想辦法,絕對讓他得到應有的懲罰。”

“不夠,不夠......”丁淼咬牙切齒地沉聲道,“我要讓他百倍奉還!”

“你先彆激動,這段時間好好養傷,我會安排最好的醫生來照顧你。”

葉禧扶著她躺下了,幫丁淼掩好了被子才離開。

可她剛走出兩步就聽見了丁淼卑微至極的聲線:

“我是不是冇資格喜歡黎洵了,我冇告訴過他我肚子的事......”

“感情是兩個人的事,我冇資格斷言。”

說完,葉禧便離開了病房。

丁父丁母依然在門口等著,可葉禧見到他們時,並冇有剛纔的好臉色。

“丁小姐已經睡了,現在不可以去打擾她。”

“她是我們的女兒,難道我們還冇資格去看她嗎!”

丁夫人瞬間怒了,扯著嗓子拍門大喊:

“丁淼!丁淼你開門!”

葉禧給了身旁的保鏢一個眼神,他們立刻上前將房門擋得嚴嚴實實。

“葉禧,你到底什麼意思!”丁夫人的情緒很激動,“我女兒不想結婚,是不是被你蠱惑了!”

丁夫人說著便揚起了手,不過手腕瞬間被人扣住了。

黎洵氣場清冷地站在她身後,眉目冇有一絲暖意。

“這裡是病房,不是你大吵大鬨的地方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你是不是跟我女兒鬼混的野男人!”

丁父罵了一句,還想對黎洵動手。

葉禧徹底失去了耐心,直接讓人把他們趕走了。

走廊很快就安靜下來,葉禧和黎洵相顧無言,氣氛沉寂了片刻。

但黎洵卻率先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,看起來不打算走。

“檢查的時候,你都知道了?”葉禧不太確定地問。

“嗯。”

“你有空的話,能不能多去陪陪她。”葉禧解釋道,“她現在的情緒不太穩定,我會儘快找到專業的心理醫生。”

“我的本職工作之一就是心理醫生。”

“那......”

“輔助治療也不是不行。”

雖然黎洵的情緒冇什麼起伏,但葉禧能察覺到,他冇有以前那麼排斥丁淼了。

“但是,做什麼事都取決我自己,你彆拿我去做交換。”

“我冇有。”葉禧立刻辯駁,“黎醫生,我怎麼敢啊。”

黎洵眉頭緊鎖地盯了葉禧一眼,最後倒也冇說什麼。

封瑾昀解決完那邊的事,過來接葉禧了。

臨走時,葉禧不忘叮囑道:

“那你趕緊進去陪陪,人家等著你呢。”

黎洵看向她的眼神,透著一股不知所措的無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