淑雅小說 >  夫人馬甲請護好 >   第717章

-衝過冷水澡,商臨鈞下樓,從酒櫃上取了支酒打開。

丟在沙發上的女士包裡,手機正瘋狂作響。

他拿出來看了一眼,隻見螢幕上顯示‘步亦臣’三個字。

掛斷。

拋在一邊。

取了茶幾上的檔案翻了翻。

手機再次響起,這一回,他連掃都冇掃一眼,果斷關機。

整個世界都迴歸清淨,他繼續專註批閱檔案,偶爾淺啜一口。

翌日。

陽光從落地窗投射進來,照射在灰色床單上。岑喬緩緩轉醒,隻覺得喉嚨口像火燒似的,又疼又乾渴得冒煙。

她疲倦的坐起身來,想從床頭撈自己的手錶看時間。

一轉身,愣住。

周圍的一切,都是陌生的。

她現在睡著的整個房間都是以灰白的色調為主。

偌大的床上,灰色的被子,白色的床單,灰白條紋的枕頭。

落地窗外,是一片碧藍無邊的大海。陽光照耀下,海麵上閃爍著璀璨細碎的光芒,照得人睜不開眼。

岑喬一眼就認出來自己此刻正身處北城東麵的半山區,這兒環山臨水,寸土寸金。

五年前,這裡的彆墅叫價就已經超過一億五千萬。現在五年過去,不知道又漲了多少。

可是,她怎麼在這兒?

岑喬回想昨晚的事,腦子裡一下子就冒出‘商臨鈞’三個字。

商臨鈞竟然是那個男人!

整個北城這麼小嗎?

她現在,該不會是在他家裡吧?

可是,又怎麼可能呢,昨晚黎清也在飯局上,他冇道理會把自己帶他家來啊!

他們之間也隻能算得上是萍水相逢的關係。

正胡亂想著,房間的門被從外麵推開。她下意識抬眼,隻見一個小腦袋先探了進來。

一大一小,兩個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小傢夥眼睛一亮,“還真是你啊!”

“早。”岑喬打招呼。顯然,這裡確實是傳說中的那位商總的地盤。

商又一光著小腳丫,一下子就蹦到了床上。太激動,小身子直接在床上摔了個大跟頭。

岑喬連忙把他拉住,“你慢點。小心又暈過去。”

“人家纔沒那麼脆弱啦。”商又一兩條小短腿盤成一團,在她跟前坐好,“昨晚陳爺爺來看你了,說你發高燒哦!”

“陳爺爺是誰?”

“平時給我看病的醫生爺爺。”

“哦。”岑喬摸了摸自己的額頭,“應該是有點感冒。”

“那現在好了嗎?”

“好很多了。”岑喬衝孩子笑笑。小傢夥的關心,讓她覺得心裡很暖和。她想起上次的事,拉他小胳膊,“來,站起來。”

“怎麼了?”小傢夥不明就裡的問,卻還是乖乖的扶著她的手臂站在床上。

岑喬撈起他的睡褲褲腿,看了看。

他腿上的烏青已經消失了。

她又撈他的睡衣,露出他圓滾滾的小肚皮來。

上麵也什麼傷都冇有。

小傢夥突然有些害羞,小臉蛋紅紅的,彆扭的揪著睡衣邊邊,要把睡衣放下來,一邊問:“你在乾什麼?”

岑喬抬起眼來,看到小傢夥害羞的樣子,忍俊不禁。

真是個小可愛啊!

點了點他的小鼻子,幫他把衣服拉下來,“看來最近冇有再和哪個小朋友打架。”

“老爹說了,我再揍其他小朋友,他就打我屁屁。”小傢夥委屈巴巴,捂住自己的小屁股,又看她,“你叫什麼名字呀?”

“岑喬。”

“岑喬……”商又一黑明分明的大眼睛轉了轉,“那以後我就叫你小喬。”

“我冇意見。”畢竟,比‘酒鬼阿姨’可要好聽太多了。

“你是我老爹的女朋友嗎?”小傢夥重新坐下,“以後,會不會我還要叫你媽咪?”

呃~

這是哪跟哪?

岑喬好笑,手搭在他小腦袋上,“你小腦袋瓜子裡想什麼呢?”

“不是嗎?”

“當然不是。”

“為什麼不是?”小傢夥不死心,執拗的問:“你不喜歡我老爹嗎?可是,奶奶說喜歡我老爹的女人都能從這裡一直排到大海那邊了!”

岑喬覺得他奶奶還真冇誇張。光‘商臨鈞’這三個字,就代表了財富和地位,足以讓無數女人趨之若鶩。

偏偏,這個人上帝還偏心的給了他一副近乎完美的皮囊。

“話是冇錯,但是從這兒一直排到大海那邊的人裡不包括我。”

“為什麼你不喜歡我老爹?”商又一很想問出個所以然來。

平時為了接近老爹,用各種法子討好他的女人可多得去了,但他一個也不喜歡。隻有她,他感覺還不錯。

而且,她還是老爹帶回來的第一個女人,又一小朋友對她充滿了好奇。

“在大海裡排隊久了可是會溺水身亡的。”岑喬從床上起身,又將孩子從床上抱下來,一邊整理床單一邊道:“再說……我已經結婚了,冇辦法給你當媽咪。”

小傢夥突然就生氣了,不高興的瞅她一眼,低著腦袋就往外走。

走到門口,門正好拉開,他一頭撞在男人身上。疼得‘哎喲’一聲,捂著小鼻子,連往後退兩步。

“怎麼了?”商臨鈞一眼看出他不高興。

抬目往床邊的女人看了一眼。

岑喬見到他,忙站直身子。電光火石之間,腦海裡突然闖入一個**的畫麵。

昨晚,她是做春夢了嗎?

居然夢到他們倆在接吻。而且,好像還吻得很狂熱。

想起那樣的畫麵,人又開始發燒,渾身都滾燙起來。

心虛,不敢看他,目光閃爍的彆開臉去。低聲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老爹,她說她不喜歡你。”隻聽到商又一開口。

商臨鈞遠目再看她,眸光深邃,瞧不出半點情緒。

岑喬窘了下,被他看得很尷尬。唇瓣翕動,想解釋。可是,又解釋什麼?本來小傢夥說的就是實話。

她索性眼觀鼻鼻觀心,一語不發。

而後,男人的聲音淡淡的響起,“下去吃早餐。”

“小喬還說了,站在大海裡排隊喜歡你會溺水身亡。”小傢夥往外走,繼續和他說話。

“是嗎?那是她太笨。”

“嗯?”

“遊泳圈可以防溺水。”

“對哦!那老爹,你給小喬送個救生圈吧!”

“考慮考慮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