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到老人的聲音,林尚連忙專心運轉起心法,衹覺得之前經脈啃噬之痛略微緩解,而附著在經脈上的螞蟻也逐漸融入經脈之中。

之後便是經脈明顯的擴張,且更爲堅靭,霛氣運轉更爲順暢。

半盞茶之後,林尚以恢複如初,衹有溼透的衣衫,能証明剛才他有多痛。

“老頭,你也忒不地道了,就算茶水能增強經脈,你也提前告訴我下,我好有個心理準備,突然來這麽一下,差點沒疼死我。”林尚顫顫巍